公子葬月.

👉🏻圈名葬月 初见安.
👉一个懒癌晚期 还要不出名的写手.
👉🏻主混全职 魔道 天官 DL .
👉🏻本命张佳乐.一个专业的联盟吹.
👉欢迎在评论区评论勾搭 一起尬聊 私信一定回
👉小红心小蓝手不介意的话来一打

【all你】病名为爱 药石无医

#全职高手bg all你向

#各种病症 梗源自万能的度娘 甜虐不一定 随心

#逻辑死 ooc一大堆 开心就好

#写完的我滑上来告诉大家 甜虐参半 而且为什么我写虐的写起来比甜的好看啊










-花吐症

-叶修


*[花吐き病]因[单向爱恋]而患上的一种疾病。
到目前为止没有可治疗此病的药物,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停止单恋,或让你患病的对象喜欢上你,并[两情相悦]的在一起,此病就可痊愈。




你忍不住咳嗽,声带如撕裂的痛苦让你难以忍受。

吐出来的不是什么东西。

是一片片的花瓣。

你无法置信的看着手心里如血一般的花瓣。

相思入骨。

只要你一思念他,就会吐出花瓣。

很美丽,但对于患者来说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但你却无法传达你的心意给他。

你对于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人。

很残忍吧。

叶修是一个温柔的人,虽然说表面上的脸瘫和嘲讽将他伪装成刺猬,但他也是人,也有温柔的一面。

这就是你喜欢他的一点。

温柔到极致,有些残忍。

逐渐加深的病症让你每天过得浑浑噩噩。

你的朋友看不过去,推着你去找他。

你站在网吧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你仿佛在玻璃门上看到他熟悉的脸庞,喉咙涌上一股灼热感,声带仿佛被撕裂了一样,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你低头没看路,一个踉跄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怎么了?”

他惊讶的看着你,问道。

是你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你贪恋这个怀抱,想离他更近,更近一点。

你抬起头,鼓起勇气,却忍不住咳嗽。

你连忙用手捂住嘴巴,但花瓣还是落了下来。

你抬头望进他的眸里。

“叶修。”

“我喜欢你。”

你展颜一笑,手心中红色的花瓣,你苍白的肤色,与天空还在飘落的雪成了鲜明的对比。

“笨蛋。”

“我也是。”












-飞鸟症

-王杰希

*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如果及时认出来了,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既死者复活。


王杰希已经不止一次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台上看到这只白色的鸟了。

战队里面的保洁阿姨见状,已经几次想将那只鸟赶走,但是那只鸟好像有什么执念一样,偏偏不走。

王杰希知道了,摆摆手,叫保洁阿姨不用管了。

不知道为什么。

王杰希将视线投向窗台边的鸟上。

感觉有些熟悉。

他摇了摇头,大概是因为累了产生了错觉吧。

他已经不止一次打电话找你了,但是一直显示无法接通。

他和你隔着两地,不安的情绪如藤蔓一般,蔓延。

这是跟你失联的第十八天,他一头忙着战队的事情,抽不开身,又一头跟你的亲朋好友联系,想寻找你的下落。

但是都没用。

他逐渐急躁起来,战队的队员也开始注意到自家队长的反常,想去帮忙可是却无能为力。

他无望的望向窗外,希望你能下一秒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是只有那只白鸟映在他的眼中。

这是你失联的第二十九天,警方也找不到你的下落。

他已经向战队请假,回到你生活的地方。

这里一切都没变,就是少了你。

他颓废的坐在沙发上。

不知为什么,那只白鸟一直陪伴在王杰希的身旁。

跟着他进了你的房子。

他打开了窗户,入眼的是你的小花园。

他记得,你最喜欢坐在花园里,剪着夹竹桃的枝丫,阳光照在沾着露水的夹竹桃上面,和你的脸上,岁月安好的模样。

他突然发现,白鸟竟然落在了夹竹桃上。

王杰希慢慢走进它,但是无论多大的动静,白鸟也不愿离开。

他不知道是不是太阳晃了他的眼睛,他似乎看到了思念已久的你的模样。

有泪从他脸颊上划过。

他抚摸着那只鸟。

“是你吗。”

但愿这一次不是幻觉。

他真的看到了你站在他的身前。

“我好想你啊。”










-情蛊

-喻文州

*发作期一个月。
被下蛊的人将会连续一个月每天都需要和下蛊者欢爱缓解蛊毒,否则会遭到蛊虫噬心而死。
下蛊者在这一个月内每做一次就会在身上添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参差不齐,流脓淌血,无法愈合。
一个月后,如果被下蛊的人没有爱上下蛊者,两个人都会被蛊毒反噬而死。

*下面改了一下设定,若没爱上的话,下蛊者才会被反噬而死 剧情需要咦嘻嘻。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你开口对喻文州说道。

“你说。”

若不是他在桌底下的手攥的青筋爆出,别人或许会被他脸上的平静欺骗。

但是你不会。

你每次观察他,都观察的很仔细。

“一个月。”

“你和我做一个月,我就放过你,不再纠缠你。”

是的,你已经纠缠他几乎几年了。

从一开始的暗恋,到现在的明恋。

他越想摆脱,你逼得越紧。

你每次都在媒体上装作和他很亲密的样子,这样子像是已经结婚了很久的恩爱夫妻。

从小到大,只要有女生接近他,你就会急得跳脚,各种威胁。

他不明白你表达爱的方式,但是你清清楚楚的明白。

你是爱这个人爱到了骨子里,哪怕入了地狱。

但他的温柔,总会害了彼此,他的迁就,你的任性,如同火一样蔓延到了你们之间。

总有天再温柔的人也会变得残忍,他开始忽视你的存在,你卑微到尘埃的模样也不被他在意。

但是你喜欢死了他这样近乎残忍的温柔。

你对他下了蛊。

不过这个蛊并不是伤害他的。

换句话说,是成全你和他的。

他答应你这个无理的要求。

“一个月之后,你再也不会见到我。”

你向他做出保证。

你怎么不知道,或许这一个月并没有什么成效。

但你知道,这一个月,至少值得。

你是快乐的。

你几乎天天跟他一起,所有人几乎都要以为你们在一起了。

大概是因为只剩一个月了吧,他并没有拒绝你的要求。

他是一个合格的情人,也是一个合格的床伴。

你也收敛自己的脾气,每天做好饭菜给正在加紧训练的他送过去,也不缠着他,等他吃完之后再一言不发的拿着空了的饭盒回去。

你对着镜子,给自己身上的伤痕上药。

虽然你也知道这是徒劳。

你怕他发现,舍弃了自己最喜欢的露肩装和裙子,明明是夏天,但是你却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连做的时候都关了灯,他也有察觉,但却没多问。

谁会去问这样一个人原因呢。

你自嘲的笑了笑。

你穿上了唯一一次他帮你选的裙子,不顾已经暴露出来的伤痕和旁人的眼光,见他。

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

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他赴约来到江边。

夜晚很黑,星光也只是一点两点,昏黄的路灯照着,迷迷糊糊的,你看不清他的模样。

但是你知道的,他的模样已经被你镌刻在了心上。

“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你和他对视了很久,打破了这一片沉默。

他好像在看着你,好像在思考。

“没有。”

他给了你最终的回复。

“果然啊。”

远处广场上的高塔上的指针指到了十二点。

这个月最后一天也宣告结束。

你忍不住咳出了一口血。

你有些站不住脚,他立马上前扶住你。

你看着黑漆漆的江面,不知道是江水的腥味还是自己的血腥味,都让你难受。

“喻文州。”

“我爱你。”

“再见了。”

伤人伤己,拿命换你。











-忘爱症

-周泽楷

*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
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
无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遗忘对方。
能够治愈此病的唯一办法,那就是所爱之人死亡。






最冷酷无情的,就是你好不容易追上的人,某一天忘记了你。

周泽楷准备要跟你结婚的时候,他忘记了你。

你满怀期待的看着他,细心打扮了自己穿上了婚纱,准备给他看的时候。

他看你的眼神陌生的让你心慌。

“你是谁?”

你手上的捧花落了一地。

后来,无论你怎么带他去你们相识,告白,去过的各种地方,都无济于事。

你强装无所谓的模样,跑来安慰你的朋友们倒变成了你安慰他们。

双方的父母也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周泽楷的家长看你如此辛苦的时候,准备推掉婚事,你站出来坚定的说。

“我会让他记得我的。”

但他去拒绝你的一切请求和邀约,从前亲密无间的两人仿佛隔了一道墙。

你看他宁愿跟以前厌恶的女生说几句话,也不愿看你几眼。

后来是你的朋友告诉你这个病症和解决的办法。

忘爱症。

只有所爱之人死亡,才会想起一切。

残忍。

对两方都残忍。

你曾经劝说自己多少次,让自己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但是你发现你做不到。

你无法接受一个忘记了你的他。

你宁愿他恨你一辈子,也不愿意他忘记你。

你变了一个人,催他跟自己结婚。

身边所有人都不懂你的做法,他也不懂。

如同电视剧里面的恶毒女配一样,所有人都开始对你失望。

你坚决要和他完成最后的婚礼。

他被你逼得同意了。

你打扮了将近半天,婚礼策划的十分用心,都是你们之前一开始就策划好的。

你拿着手捧花,别的新娘都是拿的玫瑰,只有你排除众意拿着勿忘我。

你望向他冷漠的瞳子,撑起一个甜蜜的微笑,好像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在你们宣誓完所有誓词的时候,你帮他戴上了戒指。

在他准备帮你戴的那一瞬间,你抽出藏在勿忘我里面的匕首刺伤自己。

血色和雪白的婚纱交相辉映。

他惊讶的看着你,周围都是宾客们的惊呼,你的眼里只有他。

你失去最后一点意识正要倒地的时候,他接住了你。

你好像听到他呼喊你的名字。

最后一次呼喊你的名字。













End.

评论(15)

热度(277)